April_R

Acceptation is the prerequisite for happiness.

【邱杀】Catch22(一)

@阿迁 姑娘的点梗❤


ooc预警


**

陈玘叼着玫瑰转过身,puppy eyes盯着邱贻可的时候,邱贻可觉得这家伙有点儿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号人物。国庆放假他闲着没事,就被几个酒肉朋友拉进了这家酒吧,转眼那几个小子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跑哪儿去泡妞了。


他大概发了有一秒钟的呆,陈玘皱着眉发出“唔…唔…”的声音努着嘴催他接。他才回过神来还在游戏里,于是急匆匆凑过脸去叼陈玘嘴里的玫瑰。


他俩之间其实本来有位美女的,可是游戏刚开始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他俩就挨到了一起。

长长的玫瑰枝梗只有那一小截不带刺,交接的时候邱贻可的嘴唇就不小心擦上了陈玘的嘴角。



陈玘OS:日…老子可不是牛郎!

邱贻可OS:咦,我他妈进的也不是gay吧啊。


陈玘是这家名叫catch22的酒吧的酒保。他才来一个月,调酒师算不上,只能收拾收拾桌子端端酒,偶尔跟客人扯皮拍马屁,大家玩游戏时负责帮着凑个数带带节奏搞搞气氛。


游戏几轮下来,邱贻可坐在吧台上习惯性地掏出烟,发现打火机忘带了。

他朝不远处的陈玘招招手:“兄弟,借个火。”


陈玘两步跑过来,却没掏打火机一脸笑嘻嘻:“哥,在吧台上就来杯酒嘛,推荐B52轰炸机,点火不耽误喝酒。”


强买强卖啊。邱贻可也不恼,对着调酒师比了个V:“那就来俩。”


那边bartender身手利落,两个shot杯放面前,手一挥燃起两束淡蓝色的火焰。


邱贻可拿下烟吐了个烟圈儿,对着陈玘说:“这杯请你的,不带用吸管儿哈。来,one shot.” 他压低声音狡猾地笑,“怎么说也是接过吻的交情对吧。”


陈玘觉得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他梗着脖子脑袋往后一仰,火焰,辛辣,甜腻,刺激。呛得他泪珠儿都差点滚出来。

这喝法真尼玛狠,他想。


“哎,你叫什么名字?”

陈玘的喉咙还在火辣辣,只好指指胸牌。

“陈己?”


陈玘咳了两声:“文盲。念玘。”差点就说你他妈一口川普又不是山东的秀才怎么也念半边啊。

邱贻可饶有兴趣:“啊,原来你就是那个被人掏了钱包的倒霉蛋。”

“你怎么知道?”

“那天我去警局给我姑父送东西,正好碰上你了,估计你当时没注意。”


陈玘是真倒霉。

他大学一毕业就被父母托了关系找好了人打算留他在家乡的体制内。可他不肯一辈子做没意思的工作完成长辈眼里的现世安稳,学国贸的他偏偏有个广告梦。最后几乎跟家里吵翻,暴脾气一上来拿着实习期存下的一点薪水,就从南通老家跑到了北京,找到了同为北漂的大学同学王皓,俩人合租小小一间公寓。然而刚来没几天他的钱包就在公交上被人给扒了去,这么大的皇城,报警也没太大用。他一只菜鸟简历哗哗雪花般投出去几乎都石沉大海。无奈之下他只好白天摸行情投简历做功课,晚上就来酒吧兼职赚嚼裹儿。


邱贻可问他:“你带手机了没。”
陈玘摸出手机递给他,他接过来噼里啪啦存下自己的号码和名字又递还回去:“大名邱贻可。没事找我打台球噻。”


邱贻可再见到陈玘是两个月之后了。

12月的午夜北风正凛,他走进catch22往吧台一坐,用冻得有点僵的手指捏出一根烟点上,要了杯威士忌,然后笑眯眯地看着陈玘拿着酒水单走向他。


他问他:“你怎么都没打给我啊?”

陈玘把酒水单往吧台上一拍,瞟了一眼他身上的开司米大衣和食指上的Cartier:“公子哥不知民间疾苦,我呀最近缺钱缺的着急上火,得加班讨生活。”

邱贻可吹了一声口哨:“啧,交情不够酒来凑。我今天毕业论文初稿刚撸完,你必须陪我喝两杯。”


原来是个比他还菜业都没毕的学生。陈玘钻进酒柜拎了一瓶龙舌兰,抽出一个装了一打子弹杯的亚克力架,两根手指夹俩古典杯,顺带用脖子带出一瓶雪碧。他坐在邱贻可旁边一边捻着盐粒一边歪着头问他:“怎么样,炸弹还是子弹?你说了算,你要是把我喝倒了这单就算我的。”


邱贻可探身去够烟灰缸:“两样一轮呗,玘哥说话算数嚎。”


三轮过后陈玘扑街了。

他没预料到陈玘竟然这么不能喝。


邱贻可趴在吧台上把将近半盒爆珠捏完,直到酒吧打烊也没能等陈玘清醒过来。最后关门灯灭,他把账结掉然后扶着摇摇晃晃的陈玘在马路牙子上吹冷风醒酒。


夹着一点小雪花的北风吹着陈玘额前的刘海,他终于捡回了五分清醒,他向邱贻可要了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徐徐吐出白雾,问:“邱贻可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邱贻可答:“金融。”

“那你以后想做什么?”

“风投。”


邱贻可在北京待了四年依然没能习惯冽如刀子的寒风,他把半张脸都藏进了围在脖子上的羊绒格子里,却把这两个字说得异常清晰。他的眼睛被路灯映得亮晶晶,陈玘仿佛看见了这个看似游戏人间的家伙心里最着调也最不着调的东西,这东西他心里也有。这东西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怀揣着一颗松果苦苦前行的松鼠,他的松果就是他的慰藉,或者用个更恶俗一点儿的名字——梦想。


TBC.


(盼望被用力地评论)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