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_R

Acceptation is the prerequisite for happiness.

【邱杀】你喜欢不如我喜欢

驾校里待了这么久,还是开不成像样的车。要不男朋友教教我?


————————

“邱贻可多恶心啊,东粘西粘的,我的天哪,当年就把波尔防死了,现在防我不是分,分分钟啊。”


邱贻可听了偷笑,心中暗忖,防你要是真能防得住,这一辈子也就算完。


初相识时,陈玘不愿意跟邱贻可接近。


陈玘能跟对所有人都冷冷清清的单明杰称兄道弟,能和来自八一直来直去的王皓勾肩搭背,能把跟邱贻可合称“玄冥二老”的张超喝得酩酊大醉百米冲刺,能让“大师姐”郝帅对他柔情万缕护到底。


可偏偏,他就不肯多看他一眼。


甚至当初队里让他和邱贻可配双打,他挑着眉带着股杀气,一双眼直直地瞪向邱贻可然后马上转移了视线,低头擦拍子抹球桌,实在看不出半点对搭档的友好来。


因为他觉得邱贻可不好对付。


邱贻可跟所有人都挺好,队里休息聚在一块儿吹牛耍宝能属他最闹腾。喝酒也从不含糊,拍起胸脯来比谁都仗义。可他那三眼皮子底下的黑眼珠滴溜一转,就让人觉得他肚子里的鬼点子又在他那十八弯的花花肠子里翻了新番。


但你说他精明,他又单纯到可怕。


他摸不透他,所以干脆不靠近。


可越不敢靠近的,最是致命吸引。


双打配了一段时间,渐渐的在球场下就有了点儿默契,也不过是谁帮谁多带一只护腕或是一条毛巾,队里发的球衣不分你我随便换穿的普通情谊。某一天训练,陈玘接球时不小心用板沿儿磕了一下,球飞了出去,邱贻可抬起炸哄哄的脑袋,视线随着那颗白球飞出的弧线望向天花板,陈玘看到了他的眼睛里似有亮晶晶的虔诚,虔诚的背后又像有无底的黑洞。他全身的血液突然忘了怎么流动,他从那一瞬间开始跌入。


他没想掩饰,也掩饰不了自己对那个人的上心。


他不知道邱贻可有没有感觉,反正邱贻可这人仿佛永远都不着调,也正如那个对他渐生情愫的小结巴给他起的外号——浪人,他比一朵云还要飘,不知怎么就卷了谁心里的什么东西,然后接着飘走,比断线的风筝更没谱。


邱贻可有感觉。所以他会在陈玘偷瞄他的时候使劲儿跟别人插科打诨,会在大家都在场时说些不找调的内涵段子,会在打球时装作无意地蹭他大腿摸他屁股,每当这时小结巴就会低眉顺眼,耳朵发红。


他觉得特有意思。


像是在撩一只被薅顺了毛的猫。


他自以为精明不在乎,怎么逗和爱不爱是不相及的两码事。


然而老说别人糊涂的人总有点那些个自以为是,是谓真糊涂。


陈玘在一天训练完后又加练了几个发球,球馆里走没了人,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瞄了眼站在他身边磨磨蹭蹭捣鼓球板儿的邱贻可,就拎着包进了更衣室。刚脱下上衣他看到邱贻可两手交叉抱胸,背靠门对着他似笑非笑,笑里还透着股子坏劲儿。


**

接下来以防万一走个链——

你爱我不如我爱你


————————

 (名字是因为王菲那首歌啦,不过不要当BGM,感觉完全不合……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