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_R

Acceptation is the prerequisite for happiness.

【邱杀】回家

ooc是我的。

成都真远,北京飞过去得三个多小时撒。

————————


**

陈玘其实是不太喜欢成都的。

成都一入冬,一个月里能有二十天不见太阳。天老阴沉着,潮湿得让人心里长蘑菇。

成都好吃的是挺多,可是他顶不住辣呀。每次出去吃饭都被辣得嘶溜嘶溜,哎哟。

何况他在南京还有两只猫儿要伺候呢。

可苦了邱老师,不多的工资大部分都扔在航线上,还不算每次来了南京都要投喂陈胖子的羊腿。

“邱,邱主任照顾一下基本工资1000的小教练嘛。”“小教练”笑嘻嘻地在视频那边撸猫打屁。

“糊涂。”邱贻可在心里暗怼。还小教练,现在江苏总教头的名号叫得这么响,身上Dior, Armani, KENZO走马灯的换着,还天天拿着基本工资做挡箭牌。

没得办法咯,谁让婆娘就是用来宠的呢。

可最近邱贻可太忙了。他是川队的顶梁柱,太多的训练要盯,太多的比赛要带,太多的报告要写,太多的计划要赶。任重道远,大事在前,有点无心风月的意味。他过生日,陈玘都没能见他一面。师父的生日聚会,他也没能抽出空参加,那天聚会好多人都来了,聚在一起开开心心地碰杯寒暄自拍合影,也有喝大了互相抱着亲的。同桌的张继科觍着喝得发紫的脸,非要挤着他的小龙人儿坐,半拉儿屁股都放在了崽儿椅子上。周雨夹着肉给小胖堆满了碗,胖儿被王团子拽走后就闷头抠手机。陈玘自己孤零零地两手托着腮帮子坐着,身边那个能听他话唠的人早飞回四川赶报告去了。


更别提邱主任连年假都没得休。


小教练从聚会上回来,仰在沙发上两脚蹬着靠背拿手机噼里啪啦地给他发微信,传了好几张他跟别人的合影。等好久那边才简单回几个字,“糊涂。”“嗯。”“浪啊你。”“你乖乖。”“好滴。”。


“你奶奶的!”小教练一个打挺坐了起来,啪的把手机往桌上一扣。


**

邱贻可眯着眼皮盯着正在写的训练计划,手指随意夹一根烟,时不时凑到嘴边提提神,烟灰缸里凌乱的堆着一晚上的烟头,这写个计划咋这么磨人噻,他摇摇脑袋继续码字。


透过缭绕的烟雾,看着墙上的钟表都已经指向了凌晨1点。他揉揉眼,关了廊灯。还是睡吧,明天还有个会要开。


聚会应该早就结束了吧,小结巴肯定是睡了。


还没等他关上卧室的门,就听到外面的防盗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人脸儿红红的,低着头边换鞋嘴里还嘶哈着:“邱贻可,成,成都怎么这么冷啊…哎你咋抽,抽那么多烟,一屋子烟味儿,你不要命啦…邱贻可,成都怎么又下雨,我飞之前还怕降落不了…哎这车也,也不好打,你看我头发都淋湿了……”


小话唠的话还没吐露完,就被邱贻可扒拉干净扔到了卫生间的浴缸里,开了花洒,热气熏上来,他边给他从头顶冲水边问他:“你咋这时候来了,让你别喝多你也从来不听,来了打不着车也不跟我说一声好去接你,真是糊涂。”


泡在水里的人白玉般的手扒着浴缸白瓷的边儿,热水冲得他闭着眼,睫毛乖乖的贴着下眼睑,任由邱主任按了洗发水揉搓头毛。眼角一耷拉嘴巴一扁:“你们川,川队也真行,全队离了你就塌了天是吧。邱主任真是官大事也忙,师父都,都说了要雄起也不是一天两天,能一口吃个胖子的事儿……”


邱贻可乐了,小结巴这是委屈了,跟他闹别扭呢。


这别扭闹得他心里越发疼他疼的紧。


热气氤氲上来,陈玘还未完全消下去的酒精被热水一泡又上了头,他晕晕乎乎的被邱贻可拎出来裹了浴巾提溜到床上。邱贻可开了空调,又跑下床去找电吹风。


吹风机嗡嗡响,小教练湿漉漉的脑袋直往他怀里拱,嘴里还停不下来嘟囔:“你都好久没来南,南京啦,泰哥又胖了好多,葱头也长了一点点,不过他,他比泰哥调皮,不好好吃饭,不然不应该长这么慢……你再,再不回去,葱头估计都不认识你啦……”


邱贻可关了吹风,搂紧了怀里还在嘟囔的人:“睡吧,哪个不回南京了,你还在,就是得空一天也要回家的。”


我滴个祖宗哎,邱贻可闭上眼叹口气,这么一折腾都两点多了。明天开会我要全程打盹噻。


嗯明早还要早起给婆娘煮姜汤。


fin.

————————

我可以不要脸的求个评论吗,唠唠嗑~(抠手指)

评论(29)

热度(114)